您好,现在您还没有登录本网站,您可以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    |    收藏网站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龄工作 新闻资讯 老年生活 在线阅读 走进报社 联系我们 会员平台
报刊文章
时事要闻
老龄视窗
新闻广角
养生保健
医疗指南
生活服务
百味人生
文史风物
孝动三秦
健康大视野
老年课堂
乐游天下
桑榆晚晴
文摘
维权
军事
艺术长廊
乱弹
美文
秘闻
文史风物
在抗战的炮火声中——“西北联大”在汉中落地开花
时间:2017/10/19 阅读:576

      众所周知,抗战时期在云南昆明有所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当时在中国的西北部,也曾有过一所与之并立的高等学府——西北联合大学,简称“西北联大”。拂去尘埃,一段西北联大在汉中的历史展现在我们面前。


     草创“西安临大”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不到一个月时间,北平、天津相继失陷,一些著名的大学遭到了空前的浩劫。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数理学院和文学院分别成为日军的警备司令部和空军司令部。天津沦陷后,南开大学在炮火中校舍全毁。北洋工学院也被日军占驻。平津不少高等学府成了日军的兵营和羁押场所,学校的图书、仪器破坏殆尽,各校师生流离失所。

      在这国破校散的民族生死关头,为了坚持民族教育,并使无校可归的师生不致失学当亡国奴,一些爱国教授提出“教育为民族复兴之本”的口号,要求国民政府果断实施学校内迁。

      1937年9月10日,国民政府教育部发布第16696号令:“以北平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和北平研究院等院校为基干,设立西安临时大学。”随后,除北平研究院迁往昆明外,平津地区的北平大学、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等3所国立高等院校,奉命迁往西安,组建西安临时大学。“西安临大”作为一所临时联合性质的大学,西迁各校无论在名义上或实质上都还存在。因此,开学之初,学校既发给入校学生“西安临大”的校徽,同时又发给原平津三所大学各自的校徽。

      由于国难当头,内迁办学的西南联大和“西安临大”,在筹建时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为落实办学经费问题,教育部最后函商中央庚款董事会预借一百万元分与西南联大、“西安临大”作开办费。

      历经磨难,“西安临大”于1937年11月1日正式开学,全校共计学生2472人,还包括151名其他高校的借读生。因战局危急,政府无暇关照,“西安临大”学校分布西安三地,学生住的是大通间的上下铺,教师自找民房散住,不少教师每天要步行十几里去上课,处于一种战时流亡教育的窘况。


      南迁汉中


      1938年3月,日寇兵临黄河风陵渡,陕西门户潼关告急,西安不断遭到日本飞机轰炸,“西安临大”已很难在西安维系下去。于是,教育部决定“西安临大”再次南迁汉中。

      同年3月16日,“西安临大”正式内迁汉中。火车将师生送达宝鸡后,面对莽莽秦岭,师生们不避艰辛,按预定计划徒步前进。全校编为一个行军大队,推举校常委、北平大学校长徐诵明任大队长,按照行军编制,分3个中队,除行李由大车骡马拉运外,学生和年轻的教职员工都徒步进发,北平师范大学教师王耀东率体育系学生走在队伍前列。虽然峰峦起伏,道路崎岖,但师生们团结互助,斗志昂扬,迎风雨,啃锅盔,喝泉水,住茅庵,克服了种种团难。每晚歇息时,虽疲累困乏,通讯组仍要用收音机收听抗战前线战况,并用大字书写出来供大家阅读,经过半个月的长途跋涉,翻越秦岭无数座高山,行程500里,“西安临大”师生总算到达汉中。

      到汉中后,原打算就地找房子设校,但由于战时驻军甚多,汉中城区房屋紧张,经过实地踏勘,“西安临大”决定将学校分别安置在三县六处:即城固县、南郑县、沔县。校本部和文理学院设在城固县城内考院,教育学院设在文庙,法商学院设在小西关,工学院设在距城固县城南20公里的古路坝,医学院设在南郑县,农学院设在沔县。


      更名“西北联大”


      1938年4月3日,“西安临大”南迁后刚刚安顿下来,教育部即下发了国民政府行政院第350次会议通过的《平津沪地区专科以上学校整理方案》,令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改名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

      5月2日,国立西北联合大学正式开学。西北联大仍按“西安临大”旧制, “联而不合”。联大本部设在城固县城内的考院,在考院的大影壁上白底黑字书有“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八个大字,在考院入门的门楼里高悬着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和国立北洋工学院三校校牌。西北联大领导体制为校务委员会制,负责校政管理。西北联大仍设六个学院二十三个系,教学开始步入正规,学制一般为四年,医学院为五年。此外,联大还附设大学先修班,招收高中毕业生,学习一年,成绩优良者,可保送上大学。

       西北联大校址安定之后,于1938年10月19日召开第45次校常务委员会议,决议称:“校训制定‘公诚勤朴’四字与国训‘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制成匾额,悬挂礼堂。”

       校训最原始的解释出自黎锦熙教授1944年5月在城固撰成的《国立西北大学校史》:“‘公诚勤朴’校风养成,盖与西北固有优良之民性风习相应。夫‘民生在勤,勤则不匮’,此足以去贫,非仅治学修业宜尔。勤以开源,朴以节流。然朴之意又不至此,乃巧诈之反。‘今之愚也,诈而已矣’,此足以去愚,凡诈皆愚也。公以去私,用绝党争。‘诚者天之道也,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此足以去弱。弱源于虚,诚则实矣。‘贫、愚、私、弱’,人皆知为吾民族之所苦;勤朴公诚,正其对症药也。”

      受命撰写校歌歌词的西北联大秘书处主任兼国文系主任黎锦熙教授和法商学院院长许寿裳教授稍后将校训写入校歌。自西北联大分出的西北农学院、西北工学院也分别拟有“公诚勇毅”和“诚朴勇毅”的校训,表现了三校同出一源、分而有合的紧密联系。 

      名师云集


      西北联大迁到汉中后,有秦岭巴山拱卫,有稻麦菜蔬果腹,有舒适安定环境,虽不时也能看到日本飞机从天上掠过,躲避过几次狂轰滥炸,但比起战火纷飞的抗日前线,汉中盆地确实是一块相对平静的“世外桃源”。

      西北联大云集了全国一些著名的学者教授。他们中有黎锦熙(著名语言文字学家)、许寿裳(文学家、教育家)、李达(哲学家、教育家)、许德珩(政治活动家、教育家)、马师儒(教育家)、罗根泽(文学家)、曹靖华(翻译家)、侯外庐(历史学家)、傅种孙(数学家、教育家)、王耀东(体坛耆宿)、徐诵明(病理学家、教育家)、李季谷(历史学家)、罗章龙、谢似颜、杨若愚等名人。战时的汉中一时名师云集,一跃而成为抗日大后方三大教育重地(昆明、重庆、汉中)之一。

      在战乱中成立的西北联大,首先面临的是教学条件的简陋。学校一迁再迁,颠沛不堪。当时,许多图书和教学仪器未能顺利内迁,或损坏散失,却无力添置。例如,图书馆刚开馆时只有2000多册图书,师生平均每人只有一本书。学生们学习主要靠课堂笔记,课后参加读书会等来充实学习内容。为克服困难,体育主任和训导长王耀东曾领导师生自制教具,因陋就简,继续坚持体育教育。陆德厚教授组织师生首次对汉中城南的龙岗寺进行考察,发现了旧石器古人类遗址。此外,学校师生还成立了各种戏剧组织,话剧团、京剧团、秦剧团都有,人才济济,水平不低,经常自创自演抗日救亡节目。这在战时环境下,为活跃极为贫乏的山区文化生活起了推动作用。  

      开花散枝


      1938年7月,教育部指令北洋工学院、北平大学工学院、东北大学工学院、私立焦作工学院合组为西北工学院;农学院则迁往陕西武功,与当地原西北农林专科学校合并,改组成立西北农学院。随之,西北联合大学改称国立西北大学,设有文理学院、法商学院、师范学院、医学院。不久,师范学院和医学院又相继独立,称西北师范学院和西北医学院。文理、法商两个学院组成西北大学。1940年,西北师范学院迁往兰州,成为现今西北师范大学的前身。1946年,西北大学迁往西安。西北工学院则在抗战胜利后迁至咸阳,即现在的西北工业大学。这样一来,在西北联大的基础上分别成立了西北大学、西北师范学院、西北工学院、西北医学院、西北农学院等5个独立的、由国民政府教育部直接领导的国立院校,并由此奠定了西北地区高等教育的基本格局和在全国的重要地位。从这里毕业走出的学生,许多成了中国教育、科技、卫生等战线上卓越的人士。(秦 晋)

上一条信息:李白是怀素的铁杆粉丝
下一条信息:茶马互市与西秦茶商崛起
合作伙伴
人民网 新华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雅虎 搜狐 网易 新浪 腾讯 搜狗 谷歌搜索
百度搜索 咸阳网站建设
主管:陕西省老龄工作委员会    主办:陕西老年报社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41    邮发代号:51-42
版权所有 © 2008-2017  陕西老年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七路380号    邮政编码:710006    邮箱:slnb@sina.com    电话:029-87214923    ICP备案号:陕ICP备08100320号
咸阳网站建设咸阳网络公司八五互联八百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