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现在您还没有登录本网站,您可以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    |    收藏网站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龄工作 新闻资讯 老年生活 在线阅读 走进报社 联系我们 会员平台
报刊文章
时事要闻
老龄视窗
新闻广角
养生保健
医疗指南
生活服务
百味人生
文史风物
孝动三秦
健康大视野
老年课堂
乐游天下
桑榆晚晴
文摘
维权
军事
艺术长廊
乱弹
美文
秘闻
文史风物
史上秦商周莹:系出名门才女 文武兼备 信义楷模
时间:2017/10/26 阅读:1056

     最近以来,东方卫视正在热播以泾阳清代著名大盐商吴周氏(即安吴寡妇周莹)及其家族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 很多年轻影迷甚至不少老年影迷因为孙俪的演绎,被周莹这个传奇女子所吸引,但有不少人好奇,电视剧中的演绎到底几分真几分假?历史上真实的周莹的身世及其吴氏家族又是怎样的呢?今日“文史”版试图为你解密。
    在清朝后期,陕西出了一位闻名朝野的女商人,她就是泾阳安吴堡“吴氏商业帝国”的掌门人——人称安吴寡妇的周莹。

    传奇“商霸”

    安吴寡妇周莹是秦商中能够与红顶商人胡雪岩比肩的传奇人物,她足不出户就将一个行将倒闭的商业大厦建成商业帝国,生意遍及全国, 的确够得上“商霸”。
    在中国历史上,她开天辟地地把1000多亩土地几乎无偿让佃户耕种,纳税之后每亩地每年象征性缴纳斗粮做租金,如遇歉收或灾祸当年租金免收,在双方自愿基础上签约,即日生效,20年不变。她还宣布取消所有佃户房舍租金,无偿将佃户们所住房屋划归各户所有,并对损坏的房屋进行修葺。这些善举直至她逝世都没有更改过契约。
    她又是一个天生经商的料,而且精于算学。她接管吴家掌门人之后,不仅保住了吴家在扬州的盐务总号“裕隆全”,又先后在湖北、上海、四川、甘肃和西安设总号分店,一举成为闻名海内的大盐商。本着三丰一歉双平年的农作物规律,在7年时间里,她由每年进出3000来担棉花到一年购进11万多担棉花,由小打小闹成为关中棉花买卖大户。在茶叶市场的变幻莫测中,她几经拼搏,一跃成为陕西最大的茶商首领和盖省财东。
    在慈禧西逃之前,光绪十一年,周莹就曾经为复修经“回变”而颓圮的泾阳县文庙捐银四万余两,被朝廷封为“二品夫人”。庚子年慈禧逃到西安后,据《重修泾阳县志》记载:当时天下大饥,周莹命养子吴怀先(字念昔)“赴行在,捐十万金助赈,奉旨赏给一品夫人。念昔亦由郎中赏道员并戴花翎,秩二品。”不仅如此,周莹还被慈禧太后认作义女,并得到一块“御笔亲书‘护国夫人’的金字牌匾”。
    清末百业凋敝,民不聊生,银两缺乏,十万两银子在当时可以买到两万亩良田。用今天的最低征地价格就是每亩6万,2万亩地就值今天的12亿元人民币。周莹给逃难西安的慈禧太后一出手就是十万两银子,的确够阔绰的了,这在当时西安的商人中没有第二个人敢与她斗富。
    周莹42岁谢世时,留给吴家的商业产业包括:甘肃平凉西峰总号;甘肃天水陇西棉布行;山西永济秦晋铁木货栈;山西运城盐栈;湖北武汉珠宝店;江苏南京国货行;江苏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上海总号;四川重庆江岸川货土产杂品行;陕西潼关典当行;陕西蒲城钱庄;陕西三原西街布行;陕西高陵南糖糕点店;陕西淳化山杂货栈;陕西三原钱庄;陕西三原粮行;陕西蒲城粮行;陕西宝鸡泰凤酒楼;陕西岐山面馆;陕西咸阳粮行;陕西乾州棉花行;陕西西安百货行;陕西西安盐栈;陕西泾阳铁木货栈;陕西泾阳粮棉货栈;陕西泾阳裕兴重茶庄等。可以说,全国多个省份和城市都有吴家的商号。
    周莹在乡里乐善好施,是渭北远近闻名的“活菩萨”。民国十八年陕西连续三年天灾,吴氏天天放粥,泾阳县那三年很少饿死人。她还捐助银子,在泾阳城打了几十眼深井,解决了两万多口人、数千头牲畜的用水困难,随后,又把原郑白渠引进高陵县和泾阳接壤的地方,在泽泊处挖出排水渠,引地下盐碱积水入渭河,降低了地下水位,减少了盐碱侵蚀。周莹死后,受她恩泽的乡邻,便在渠岸择地修了一座庙,将她供为水娘娘。
    周莹生于1868年(清同治七年),死于1910年(清宣统二年)。其间发生在陕西的战乱与自然灾害,有第二次回民起义,捻军、白莲教等武装入陕,兵连祸结数十年,致使大批秦商在故土陷入“家产荡然,不能重整口岸” 的经济急剧衰落颓势,而周莹又是公死夫亡,可谓内忧外患。她凭借自己的大智大勇,不仅使吴家度过了重重危机,而且将吴家打造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称其为传奇性的“商霸”,绝非溢美之词。

    名门才女

    由于周莹在近代陕西属于传奇人物,关于她的身世说法甚多,对于一些讹传,笔者力图廓清。周莹的娘家三原县鲁桥镇孟店村周家是明代以贩卖布匹和瓷器发家的富商大户,也是远近闻名的名门世族。周莹的曾祖父周占奎(字梅村)是清朝嘉庆年间富压一方的巨贾,曾捐封刑部员外郎。从嘉庆元年(1796)至嘉庆二十五年(1820),在孟店村建成17院宅第。《重修鲁桥镇城乡志》记载:“周占奎字梅村,是孟店村巨富。乾嘉间江西窑业最盛,迄今号‘梅村自制’即是也。屡出资纾国难,以捐封江西补用道。见贫困小求即助,生平无邪行。有周八爷‘活财神’之说。”据数十年研究秦商发展史、出过《安吴寡妇》《安吴商妇》两部专著的本土老作家李文德先生的说法,“周家传至周梅村主家政为商,贩布江南回陕再加工销往甘、宁、青时期,家藏白银多达36万两,仅在鲁桥便拥有480亩水浇地”。
    周家到清咸丰七年(1857)因分家析产而家道中落。而对周家造成更为严重打击的是同治元年(1862)发生的陕甘回民起义,对西北地区破坏巨大,人口损失高达2000万,同治十二年(1873)被左宗棠彻底镇压。三原县人口在此期间由16万人,锐减到4万人,孟店村周家也未能幸免于难,宅院被烧毁16院,仅存1院。孟店村周家的生意从此走向下坡。
    根据李文德先生提供:周梅村之子周玉良,膝下有十一个儿女,成活的八人中七人死于“回变”战火,仅有小儿子周海潮幸免于难。周莹为周海潮与妻周胡氏所生,她还有一个哥哥。周莹作为千金小姐,从小受到名师教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均不落人后。周莹自幼又爱好武术,曾拜淳化县螳螂拳武师董某为师。淳化县系螳螂拳发源地,董某是周家重金聘请的护院武师,因而周莹得其真传。另据末代皇帝溥仪老师朱益藩所撰安吴寡妇《墓志铭》所载,周莹“性慈良,貌和婉”,而且,生在周家这么一个商业世家,从小受到商业氛围的陶冶,故又具有良好的商业素养。所以说,她可以称得上是一位亦文亦武、又富商业头脑的名门才女。
    这里须明辨的是,不少报道称周莹是周家的养女,但《三原县志》、《泾阳县志》、安吴寡妇《墓志铭》、《清宣统·重修泾阳县志》等史志均无此记载,应该是讹传。
    还有一补证:日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前些年曾在吴家大院门房西墙的夹墙里发现了周莹生前收藏的一批字画,总计39件。除名人字画外,还有一个折叠式册子,里面全是周莹的书法、绘画和诗词作品。据鉴定,这些东西都属于文物,具有一定收藏价值。这就足以证明,周莹的确是一位志趣高雅、能诗能书能画的名门才女,而绝不是一个游走江湖、惯于行骗的疯野丫头。

    骗婚冲喜

    当周家和大多数秦商走下坡路时,安吴堡吴家的生意却如日中天。在同治、光绪时期吴家仍是泾阳富商大户,官宦人家。据陕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泾阳县志》载:吴家祖先,唐朝时由江苏迁来,为确保后辈永远安宁,遂将住地起名“安吴”。后历各朝,子孙繁衍,至清初兴盛发达起来。其时吴氏兄弟分为东、西、南、北、中五大家,又称五大院,以东院最为兴旺。吴聘的曾祖父吴恒德即是东院人。及至祖父吴萼轩(字汝英),在甘肃凉州一带经商获利,用银子捐得“诰授武德骑尉卫守府”的官衔。父亲蔚文(字汉章)时,一方面续用银子捐官,先后任湖北后补道台、山西宁武知府等职。太平天国起义时,吴蔚文向朝廷捐军饷两万两银子,以后又捐银援甘,资助平息“回变”,受封湖北道台,并获得向朝廷报请“议叙布政使”的荣誉,诰封通奉大夫。另一方面凭借办理淮盐盐务(在户部注册,承办江苏、江西、安徽等省盐业的专卖权)、掌握数百盐引(即朝廷发给的盐业专卖执照)之便,在扬州设立盐务总号“裕隆全”,各地设立分号,一年就有数百万两银子收入,成为远近闻名的大盐商。吴聘,字介侯,也就是后来周莹所要嫁的丈夫。生于同治8年(1869),卒于(1885)。《续修陕西通志稿》载:“聘“有父风,在光绪丁丑(1877)、戊寅(1878)旱灾时,捐赈银两万两千两,议叙郎中”。诰封资政大夫。这说明吴家在光绪初年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由清代三原名儒贺瑞麟撰写的《吴汉章(蔚文)墓碑碑文》可知:吴蔚文“卒于湖北之武昌,时光绪丙子(1876年,即光绪二年)十月也,年仅四十有六”。由此可知,时任湖北道台的吴蔚文死在了武昌任所,并非像传闻的那样:吴聘死后,一年之后,其父吴蔚文到河南去收账的时候,掉到黄河里被水淹死了,而且,记载重要商业信息的账本也被大水冲走。根据贺瑞麟在“碑文”中的记载,事实上,吴蔚文死时吴聘已8岁,“君殇时聘方八岁”。到了光绪八年秋,“孤聘  持状,求表君墓”,吴聘求贺先生为其父撰写碑文,此时吴聘已14岁。可见,吴蔚文在吴聘之前,老早就过世了。按照“碑文”的说法,吴蔚文原配姚氏、继配李氏,都在吴蔚文之前去世,并无子嗣;妾姚氏、高氏尚在,吴聘系妾姚氏所生,当然继承人。吴蔚文死后,吴家商业开始衰败。而吴聘的身体也出现状况。根据1985年《泾阳文史资料》刘铁涯先生《安吴寡妇》一文考证:吴聘“十六岁时得了不治之症,已经奄奄一息。当时民间有个封建迷信的说法,把带病结婚叫‘冲喜’。认为结婚是‘红鸾照命’,可以冲散‘白虎凶星’,结婚以后,病人就可消灾避祸,逢凶化吉,因此瞒哄女家提前结婚。”
    根据西安地图出版社出版、杨东峰编著《沸腾的岁月——走进安吴青训班》附录《西北巨贾——安吴堡式易堂记事》文中记载:“周氏(周莹)少时即许配给吴蔚文之独生子资政大夫吴聘(字介侯)。”吴聘“为了‘冲喜’与年长自己1岁的吴周氏草草完婚”。此时,周莹父母已双亡。她离开二老时大约14~15岁,因此《重修泾阳县志》载:莹“少孤,依于兄嫂,年十六(其实是17岁)以兄嫂命归吴”。
    关于周莹为何要嫁到吴家,有一种普遍的说法是:当时周家家道已经衰落,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经济拮据,兄嫂为了经济利益,攀附周家,将周莹嫁给了吴聘。其实,这种说法只是主观臆测。三原县周家大院文管所所长张昌先生告诉笔者:“其实周家当时并没有那么惨,它也是名门世族,名望仍然很高,也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这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嘛。村里的老人相传,周莹大婚时场面非常隆重,周家送女的嫁妆队伍排了10多里,前面都进了吴家大院,后面还没出周家大院,而且为送女,周家还特意在去吴家途经的一条河上修了一座桥呢。”至于周莹兄嫂“攀附吴家”一说,也觉牵强。毕竟这门亲事是两头家长订下的,他们不过是替去世的二老践行婚约罢了。
    周莹于光绪十一年(1885),嫁给安吴堡吴聘。应该说,周莹嫁到吴家当天入洞房时才识破骗局。关于拜堂一节,也有不同说法。一说成亲之时,吴聘已经病入膏肓,由别人搀扶着与周莹草草拜了堂。另一种说法,称成亲之时,吴聘卧床不起,吴家便找了只公鸡披红挂彩与周莹拜了堂。这后一种说法似觉不靠谱。别说是周莹这个大家闺秀,就是一个平民人家的女儿,猛乍叫她和一个公鸡拜堂,如何受得了?倒是前一种说法合乎情理一些。
    按照封建礼法,拜了堂入了洞房就是合法夫妻,此时的周莹没有哭闹,也没有怨恨吴家,而是默默地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大约是吴聘“少孤”的命运与自己同病相怜,周莹用自己的爱心悉心护理着生命垂危的丈夫。但她的善良贤淑并不能改变她和吴聘的厄运。“成婚之夕,夫病沈,逾十日亡”。 “冲喜“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而是使她成了“安吴寡妇”!
    受周家这个大家族“礼教”的熏陶,也受关中十三朝古都所在的节烈文化的影响,最终周莹选择了一条无子守节的人生道路。她的这一选择,取得了吴家上上下下的信任。因东院吴家再无其他男丁,家族重担便落在周莹一个小女子身上,她成了吴家的新一代掌门人。

    垂帘听政

    周莹寡居之后,接手掌管家事,虽说吴家外面还有不少商号产业,但却日益衰败,收不敷出,已濒临土崩瓦解之势,此时周莹的确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但她凭着大智大勇,居然扭转危局,重振家声。
    据安吴寡妇《墓志铭》记载:周莹十八岁即管家政,效法“垂帘听政”的历史故事,以“十余龄弱女子,临之初,无惊口,不轻发言,言必有中”。当年年终,周莹将吴家在外地商号的掌柜全部召集回来,由总管家代替她设宴款待,以示东家对下属的关怀。然后在大厅一间屋外挂一道竹帘,听取各地掌柜汇报,之后分别提出下年度的安排意见。当时参加宴会的掌柜们对此很不以为然,认为“一个年轻寡妇,懂得什么”,都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有的人见东家生意已经衰败,暗中早有打算,巴不得东家早点垮台,自己好另谋高就。但口头上还虚于应付:东家咋说,我们就咋办。其实根本就没当回事。谁知第二年年底,结算之后,凡按周莹主意办的商号都赚了钱;相反,没有按周莹意见办的,都赔了本。由此,她在众掌柜中树立了绝对威信,大家无不佩服她在经营方面的过人才智。

     铁腕惩贪

    周莹主政吴家“式易堂”家业之初,吴家在外面的几个商号掌柜蠢蠢欲动,挟资观望,奸伙欺东。她不畏艰难,大刀阔斧地对吴家商业进行整顿。她得知支撑吴氏商业半壁江山的成都山货药材店——川花总号总理和扬州“裕隆全”盐务总号总理想趁原东家去世将商号据为己有,便毅然启程对吴家在全国的商号进行巡视,暗中调查两人的劣迹和叛逆之心。在掌握大量证据后,在与两位掌柜交锋的过程中,用铁证揭穿了两人意欲颠覆吴氏商业,预谋自立门户的图谋,坚决予以撤换,并将诚实守信的伙计直接提拔到商号管理层。
  为了稳定人心,她将“裕隆全”全体店员薪俸提高了两成,高出扬州商界最低年薪三成,加上每账年终分红,“裕隆全”的员工薪俸在江南同行中占据翘楚。这一决定开创了秦商人人与商店利益挂钩的先河,这种近于现代企业经营中的股权激励制度极大调动了店员的积极性,"裕隆全"的生意没有因掌柜易主而受损,反而蒸蒸日上。
    周莹在铁腕惩贪的同时,在人事方面大胆改革,将一大批商业精英、业务骨干、谋士能人紧紧团结在自己周围,精心打造吴氏商业帝国,充分体现了她知人善任的卓越才能。她对以扬州总管罗天增、杨茂亭、王子绪、王幼农等为代表的总管信任有加,恩威并用,使他们对吴家的事业忠心耿耿,出谋划策,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而她对泾阳“裕兴重”茶号邓监堂的信任,更是演绎了一段爱护信任人才的佳话。邓监堂是泾阳茶业中有名的经营人才,自己原先开一家茶店,在与泾阳大茶商马合盛的竞争中败北,流落街头。周莹闻知后,不惜重金聘请邓监堂出任吴家“裕兴重”号经理,邓监堂接任后提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要求,周莹慨然答应。在邓监堂出任经理的两年时间内,整日里只是下棋、饮酒,裕兴重一斤茶叶都没有卖出去,只赔不赚。伙计们多有怨言,认为周莹用错了人。周莹不为所动,她深知邓监堂自有自己的道理。不久,泾阳茶市发生变化,茶价飞涨,邓监堂迅速出手,一次就赚了上万两银子,使裕兴重一跃成为泾阳最大的茶号,垄断了泾阳茶票的六成以上。大家对周莹的知人善任的确佩服得五体投地。

    信义为本

    作为一个博弈商海的女强人,周莹除了具有临危不乱、果敢刚毅、处事冷静、过人智慧之外,坚持行商中的诚信仁义是周莹成功的根本。
  相传1903年,一位画商将几幅声称是宋徽宗的花鸟图拿到安吴堡,高价卖给周莹收藏。不久,经一位画家鉴定居然是赝品。周莹找来那个画商责备说:“你不应该靠欺骗捞银子,往后谁还敢与你做买卖?你记住,砸招牌的事,是商家最可耻的愚蠢!”事后不久,高陵南糖商号食盐专卖店误将海盐当晋大青盐卖,让一老者发觉,找到商号总理提出批评,周莹知道后,立即命盐店贴出告示,公开认错,以三倍价格赔偿给老者,受到高陵县一县的好评。她的盐店销售额几乎在一夜间提高了四倍,占到全县盐销售量的七成多。事后,周莹命商店在门口挂了一块“诚实无诈自律自戒”的木匾作警示,这块牌匾直到她死后毁于南糖店的一场大火。
   即是对周家的下人,她也是诚信为本、平等相待。周莹为商25年,揽到旗下的人才成百上千,仅财会人员就多达二百六十多名,这些人都是吴氏商业帝国的拔尖能手。相传她的管家骆荣,财务总管房中书,跟她共事终生,至死一文未贪,其诚其廉令人叹服。安吴堡当地民间相传,周莹为了解下情,密切主仆关系,每月初一、十五,与下人在一起聚餐,但决不准酩酊大醉,保持了与伙计良好的东伙关系。在她去世时,与她出生入死的武师谋士们,如丧考妣,令人感慨万千!

    助纾国难

    助纾国难,是秦商优良传统,也是秦商大义所在。这在周家、吴家先辈身上都有所体现。也可以说,这是周吴两大家族共有的美风。周莹的曾祖父周梅村因商而富,因富而官,乐善好施,史载“孟店巨富,屡出资纾国难,捐封江西补用”。周莹的公公吴蔚文,多次向朝廷捐献军饷,以靖国难,诰封通奉大夫。周莹的丈夫吴聘,有乃父风,光绪三年(1877)年馑,“捐赈银两万两千两,议叙郎中”(《续修陕西通志稿》)。到了周莹手里,这种美风不只得到了传承,而且更加发扬光大。
    据《吴汉章墓碑碑文》记载:周莹的公公吴蔚文临终时嘱咐吴聘母亲,一定要体恤亲族里的贫困之家,本县如果发生了天灾、或兵灾等突发性灾难,一定要尽力资助。这是老一辈秦商留给家人的遗言,也是一种遗愿。想必周莹从婆婆和丈夫口中早有所闻,只是公公的遗愿,在她这里已成为一种历史使命和责任。她虽为女流,却深明大义,懂得“以商事国”的大义所在。1900年7月21日,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慈禧挟光绪皇帝逃离,9月4日抵达西安。适逢西安灾荒,急需赈抚,陕西巡抚端方向富商大贾劝捐募银,周莹积极响应,捐银十万,奉旨赏一品夫人。慈禧太后又收周莹为义女。而周莹的回报则是在慈禧诞辰,奉献一副由十二个屏面连接成的屏风。这副屏风非同小可,是极其精美的艺术品。该屏风慈禧离开陕西时没有带回京师,而是留在了当时西安的“亮宝楼”,现藏在陕西省图书馆。
    周莹不仅在国家危难关头慷慨解囊,对乡里更是乐善好施,成为远近闻名的"活菩萨"。由于战乱和天灾,关中地区涌现出饥民大潮。她决定开仓放粮,设置粥厂,赈济灾民。她在高陵、三原、泾阳、淳化、斗鸡台、口镇设有吴氏字号的地方开设粥厂,让泾阳、淳化、三原、蒲城、富平等米粮店开仓放粮,在安吴堡外辟出5亩地设立日夜粥厂,将库存粮食分给周边揭不开锅的穷苦人家。泾阳县在修县志时,特别将她的善举载入史册。

    凄凉身后事

    在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前夜,周莹这位叱咤商界二十五年且富有传奇色彩的义商,于清宣统二年(1910)病逝于泾阳吴氏庄园,享年仅42岁。吴氏商业帝国从此落下大幕。
    关于安吴商妇周莹身后的凄凉境况,1985年《泾阳文史资料》载刘铁涯的《安吴寡妇》一文做了比较真实的记述:
    “吴周氏十七岁嫁到吴家,年青守寡,十八岁接管家务,到四十二岁死去,中间二十多年,运用她理财智慧和精明强干的手段,筹谋规划,为吴家聚集了百万家产,又荣沾皇恩,使吴家成了关中的赫赫世家望族。‘安吴寡妇’也成了民间传说中的‘活财神’,传遍远近各地,理应受到吴氏家族的尊重。但在封建社会的礼教统治之下,等级森严,伦理道德不可越雷池一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寡妇死后,还不得入祖先坟茔,被赶出吴氏家族的圈子外,只能埋在村东另外一块坟地。虽然采购了修建坟园墓碑的石料、砖瓦,但于第二年辛亥革命爆发,修建陵园之事,也就被废置下来。只留下一堆孤坟荒冢,独向夕阳。”
    到了安吴商妇死后的第56个年头,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狂潮席卷神州大地,而被当时人们视作“四旧”的“寡妇坟”,自然难免遭受灭顶之灾。正如李文德先生所说:“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后,红卫兵破四旧、立四新时,将被宣判为荒淫无度的地主婆、封建阶级的孝子贤孙、剥削成性、吸民脂民膏、养尊处优、恶贯满盈的地主分子周莹挖尸扬骨荒野时,包括她的孙辈们在内竟无一人出面去捡拾周莹一块尸骨再使她入土为安,周莹身后两块残存的墓碑,也被人拉去做了捶布石。”
    面对义商周莹生前身后的传奇命运,我们只能感慨万千,唏嘘再三!
    当前,在建设一路一带、重振西商的热潮中,缅怀义商周莹和她的吴氏商业帝国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双重意义。周莹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陕西省图书馆那奢华的屏风、泾阳最具文化底蕴的文庙建筑、泾阳安吴镇安吴堡村至今也不落伍的辉煌建筑群,以及泾阳茯砖茶、蓼花糖、棉布等商品,更重要的则是不畏艰难、贯通东西、纵横天下、诚实守信、助纾国难、造福桑梓、乐善好施的秦商即西商精神。(李高田)

 

上一条信息:盘点与回眸: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成就述评
下一条信息:叶剑英力荐习仲勋
合作伙伴
人民网 新华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雅虎 搜狐 网易 新浪 腾讯 搜狗 谷歌搜索
百度搜索 咸阳网站建设
主管:陕西省老龄工作委员会    主办:陕西老年报社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71    邮发代号:51-42
版权所有 © 2008-2017  陕西老年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七路380号    邮政编码:710006    邮箱:slnb@sina.com    电话:029-87214923    ICP备案号:陕ICP备08100320号
咸阳网站建设咸阳网络公司八五互联八百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