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现在您还没有登录本网站,您可以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    |    收藏网站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龄工作 新闻资讯 老年生活 在线阅读 走进报社 联系我们 会员平台
报刊文章
时事要闻
老龄视窗
新闻广角
养生保健
医疗指南
生活服务
百味人生
文史风物
孝动三秦
健康大视野
老年课堂
乐游天下
桑榆晚晴
文摘
维权
军事
艺术长廊
乱弹
美文
秘闻
文史风物
浸淫了河声岳色的华阴老腔
时间:2017/11/16 阅读:698

称华阴老腔是三秦文化的金名片,一点也不过誉。无论是海内的还是海外的,到没到过陕西,去没去过华阴,只要你看过中央电视台2007年的春晚,看过北京人艺的话剧《白鹿原》,看过张艺谋导演的电影《活着》,看过2008年重阳节黄陵典礼文艺演出,看过谭维维的摇滚《华阴老腔一声喊》,你就不可能不知道老腔。这个古老的剧种,就像当年《我家住在黄土高坡》一样,一夜之间在全国乃至世界刮起了一股强劲的西北风。多少人为它陶醉,为它折服,为它喝采!又有多少艺术家、歌唱家拜倒在它那石破天惊的旋律之下。竟连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生前也和老腔结下了不解之缘。华阴老腔登时美誉鹊起。有称其为原生态的关中古曲,有颂其为河岳文化的活化石,也有誉其为东方古老的摇滚乐。一时间,凡有华人处,即有对老腔的热议。称浸淫了黄河的雄浑苍凉、西岳的峻拔奇崛的华阴老腔为陕西的名片,的确一点也不算过誉。

岳灵河魂孕古曲

黄、渭、洛交汇的三河口,本是远古时期夸父逐日而“渴饮”的地方,有着十分古老而深厚的文化积淀。在这里,三万里河与五千仞岳形成历史性的时空对视,产生了古久而独具魅力的河岳文化,而老腔便是这岳灵河魂孕育而成的一朵艺术奇葩。

关于老腔的起源,以前华阴当地人并不十分清楚,有一种说法是来源于湖北老河口,这便是泉店张家人信奉的“孟儿说”。相传,古时湖北老河口有一叫“孟儿”的说书艺人,四处行乞,逃荒至华阴泉店村,被张家先祖收留。“孟儿”为报恩,将自己的说唱技艺传给张家,后又融入皮影,发展成老腔影子。因“孟儿”来自老河口,因而将他传授的腔调称为老腔。华阴人对“孟儿”说姑妄听之,半信半疑。直至上世纪70年代,在泉店村南的瓦碴梁上发现了西汉京师粮仓遗址,这才找到开启老腔起源之谜的钥匙。

老腔这个千古遗响,原来和黄河入渭口的漕运古道、漕运码头以及西汉京师粮仓有关。以粮仓和码头的复原图观之,当年的漕运码头好一派繁荣景象:

由三河口而来的漕渠水径奔泉店村侧,运粮的舟楫往来如梭。码头设在村西的塬畔,停泊的粮船稠稠掩掩。掮夫们的搬运声,牛车的鸣鞭声,响成一片。依塬而筑的粮仓的瞭望楼上,士卒在执戟守护着。就在此时,岸边纤夫们的劳动号子响了起来。这些裸着古铜色脊背,负着长长的纤绳的汉子,在艄公上下翻飞的浆板的伴奏下,一步一个脚窝,迈着艰难的步履。为了统一步调,也为了调整呼吸,他们从胸腔和喉腔发出一种有节奏的生命强音。这便是曳船号子。这种号子往往是一人领唱,众人作和,腔调悠长高亢,且夹杂着无限苍凉。而艄公也情不自禁地用浆板在船舷上敲击着,形成一种节律。

这正是老腔的起源

作为关中东府的地方剧种之一,老腔的产生与发展与它独特的自然环境和历史文化背景密切相关。从人文地理上讲,老腔的发源地华阴泉店村,位于中原入陕要冲,秦、晋、豫三省交界处,西连八百里秦川腹地,东接山河表里的潼关,而潼关自古又是兵家必争之地,贩夫流民奔走之通衢。这里有横穿东西的关西大道,有奇险峻峭的华山,奔腾咆哮的黄河,血雨腥风的战场,亦有百二秦关的雄霸之气,水兵、船夫的劳动号子,关塞戍卒的家国情怀……这样一种生态空间,一种人文土壤,必然孕育出一种金戈铁马式、铜琶黄钟式、堪与黄河华山相匹配的腔调,不管它是否叫“老腔”。所以说,没有如此独特的生态环境,就没有华阴老腔。由此推知,正是在船工号子、戍卒情怀的基础上,再结合当地及外来文化的一些艺术形式,才逐渐形成老腔这一剧种的。而从老腔的风神和风骨看,它和慷慨激昂、苍凉悲壮的秦腔如出一辙,同属一脉,应属于大秦腔的腔系,它的骨子里“姓秦”,是纯正的秦风秦韵,它是岳灵河魂孕育的关中古曲,而绝非外来之物。

风雨兴衰二千秋

华阴老腔作为一种剧种,它的形成经历了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它的发展不光是漫长的,也是曲折的,中间的起伏也比较大。考其发展轨迹,按照华阴文史专家王忠亮先生的观点,老腔大体经历了这么六个发展阶段,即:汉魏六朝的孕育雏形期;唐宋的形成和初步完善期;明清民国的繁荣鼎盛期;建国初的转折困惑期;"文革"至改革开放初的衰落濒危期;二十一世纪前后的保护复兴期。

唐宋以后,华阴老腔不断臻于完善,但由于社会历史变迁的影响,它的命运可说是风雨沧桑,兴衰无常。它拥有过繁荣,也遭遇过冷落,面临过危机,也预示着希望。(王忠亮语)

在老腔的发展过程中,其戏剧语言明显受到元曲的影响,尤其是唱词,有着浓郁的元曲艺术特色。如《西凉遇马超》一剧中春香与苗泽的一段对唱:

春香我一似金钩月,内把心儿挂。

苗泽我恰如蝶恋花,向短亭来闲耍。

又如春香恼恨黄奎的一段唱词:

"恼黄奎,起心不良,平地里起风浪。

虽然是夫妻共枕同床,怎知道,人心儿隔着肚肠。

你想得生阴谋,安然无恙。

怎知我,暗走风,你祸起萧墙……"

这些老腔唱词,尽得元曲的词采风韵。

元曲的盛行,为老腔提供了极好的文学剧本借鉴,而古楚地说唱艺术在河岳地区的流传,又加速了老腔调式程式化的进程。到了明清时期,华阴老腔终于迎来了它的鼎盛繁荣。据说当时有一位来自湖北老河口的说唱艺人,流落华阴卖艺,与泉店老腔艺人朝夕相处,切磋交流,经过一番借鉴和吸收,华阴老腔的曲牌调式和乐器配备,更臻于完善,形成了一整套戏曲音乐程式,并一直传承下来。

有清一朝,老腔依然继续着繁荣,这从泉店张家收藏的为数不菲的50多本清代的手抄剧本就足以证明这一点。另外,张家现存的一些老腔乐器如堂鼓、手锣等大都属于清代乾隆、同治时期的遗物。降至民国初年,老腔影子已走出潼关,远涉晋南豫西、陇东以及渭北和陕南广大地区。

满清时期,老腔的班社具有明显家族传承性质,每年演出约200场左右。到民国时,班社组织打破了张氏家族的禁区,扩展到外姓和潼关、蒲城一带。演出活动除为古会和古庙会助兴外,主要应承民间红白喜事,如婚嫁、丧葬、贺寿、道喜、三周年脱服等民间礼俗。当时二华流传有民谣曰:“泉店的影子,敷水的馍,离了一个不能过。”足可见当地民众对华阴老腔的喜闻乐见,老腔的确在彼处百姓日常生活中具有着其他剧种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新中国成立之后,社会的急剧变革,使得华阴老腔陷入了转折和困惑。一直以来,一条有形无形的左倾路线直接影响着老腔这类民间艺术的正常发展。由于管理体制上的诸多问题,导致了华阴革新社早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宣告解体。紧跟着传统戏遭到无情批判,华阴老腔的生存陷入了困境。到了“文革”,更是在劫难逃。老腔传统剧本一概封杀,老戏箱、老剧本被视作“四旧”一律收缴,老腔艺人遭到冲击,老腔从此被打入冷宫,偃旗息鼓。

从1976年拨乱反正,到1978年改革开放,再到后来的“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的启动,使华阴老腔的命运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复苏时代。这时的老腔充满着机遇和希望,它的命运开始有了新的转机。等待着它的将是新一轮的振兴和繁荣。

两千年来的风雨沧桑见证了华阴老腔的发展历史。

影戏老腔说班社

清代以前的老腔班社已无籍可考,这里就近代以来的老腔班社略加记述。

旧时班社演出活动的统领人是“说戏人”。班社的皮影道具等戏箱由有财力的箱主购置。班社多依附于箱主而存在。班社与说戏人的关系是雇佣和被雇佣的关系,说戏人向箱主租用戏箱,年终须向箱主交纳一定租金。班社多以箱主的人名或堂号命名。民国时最有影响的是“三坤”班,即张耀坤、党丙坤、李西坤三个班社。河口镇的张自强班社称“强盛班”,其他如“永发班”、“杰盛班”、“林胜班”等都与箱主的名字或堂号有关。泉店张家张全生沿袭自家的堂号“新兴堂”。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新立的有“振中班”、“喜民班”、“新民班”、“军民班”、“全稳班”等,他们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

解放后,当地政府成立了“革新社”,这是一种集体合作性质的文化企业机构。上世纪50年代成绩斐然。演出的老腔戏《借赵云》红极一时,不少演艺人员获大奖,张全生演出了老腔《访永宁》省电台录了音。华阴皮影艺人一时饮誉三秦,名声大振。1965年,革新社组织瘫痪,活动中止。二十一世纪初,华阴市重组了演出阵容,成立了“华阴市老腔剧团”,华阴老腔始中兴。

老腔影子不同于秦腔的高台演出必须动用许多人。像抗战时期西安易俗社赴北平劳军演出的新编秦腔历史剧《还我河山》,上场最多时竟达120余人。老腔属小剧种,一般传统班社由5人组成,这就是:说戏、签手、帮档、后槽和板胡手。  

说戏:也叫“前手”,或叫“盯本的”。坐在台口左侧,上方悬堂鼓、手锣和云锣。右前放干鼓,旁边摆开剧本,怀抱月琴,边弹边唱。道白时,放下月琴,一手执小锣棰,一手执鼓尺,边敲边指挥文武场面。说戏是演出班社的台柱,一般由技艺精深的老把式担任。说戏的演唱要求字正腔圆,熟悉戏文要达到“吃本”(背诵)程度。同时,说戏者要具有一人多角色的演技。老腔的说戏人多有几本拿手戏或绝活。民国时华阴民间曾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五常的月琴,玉印的声,小六的碌碡成了精(剧名)。”它通俗地点明了这几位老腔艺人的演唱特色。

签手:也叫“挑签子的”。坐在台口正中,其左右上方各绷一条绳子,上挂剧中皮影人物,以备随时取用,主要操作全场皮影表演、换场、布景、排兵、打斗等,有时配合说戏者做简单对白和呐喊助威。签手要求要有娴熟的表演技巧,善于把握各色人物的动态特点。尤其在武打场面中,签手的技艺表演最要精彩。如“马签子”中动态转换,打斗中的刀枪拼杀,一定要惟妙惟肖,不留破绽,以便吸引观众眼球。

帮档:也叫“择签子的”。坐在台子右挡板的右端,面朝亮子,前置皮影夹子。主要是根据剧情进展,提前排顺将要上场的人物和场景等,随时供签手使用,必要时还要协助签手排兵、对打,帮说戏的呐喊。此外,还要吹喇叭,要操持老腔特殊的打击乐器--震木的击拍。近年老腔表演,以张四季的帮档最为出彩。

后槽:也叫“打后台”。坐在台子后台板的右端,前悬大勾锣和马锣(也叫战锣)。演奏时左手前击,右手横击,互不干扰。勾锣下安置有大铙钹,演奏时一手提击铙钹。铙旁装置有梆子和碗碗(即铜铃)。演奏时左手敲铜铃,右手敲梆子。唱时演奏铜铃、梆子,表演时演奏勾锣、铙钹、马锣,并在人物上场、行兵、升帐时呐喊助威。好的后槽还要能随机应变,填词插科,增强老腔的表演风趣。

板胡手:俗称“拉胡胡的”。坐在后档左侧。板胡是老腔伴奏和曲牌演奏的主要乐器,对老腔音乐主旋律的形成至关重要。另外,板胡手还要担负大、小铙钹的敲击和喇叭(也叫大号)的伴奏。

从“老腔影子”的班社组成来看,它具有一人数职、文武兼备的特点,民间文娱活动的适应性极强。

艺人艺事话沧桑

老腔自形成独立的剧种以来,一直薪火相传,长演不衰。各个历史时期,都涌现了一批引领一代风骚的老腔艺人。现将现代以来几个颇负盛名的老腔艺人的演艺生平和实绩重点介绍给读者。

张全生(1916-1998) 华阴市碨峪乡西泉店人,老腔名艺人。他是建国前后张氏老腔世家的领军人物。他的嗓音恢宏,在六十多年的老腔生涯里,凭着那天赋的嗓音,宽阔的戏路和激越的行腔,唱红了秦东晋西,为张氏老腔世家赢得了殊荣。

全生的高祖父、太祖父都擅唱老腔皮影,曾祖父张兴、祖父张怀英都领过老腔班子。家藏有民国时手抄老腔剧本100多本,其中百分之七十都是古旧剧目,最早的有乾隆初年的藏本。那些残缺不全的剧本,更是古不知年。

张全生10岁多辍学,先后跟祖父张怀英、父亲张景坤学艺。由于文化浅,所以特别勤奋,十三四岁就学会了四五本戏,随后就代替父亲成为戏班的掌门。父亲反而为他挑起了签子。全生14岁那年,张玉印给祖父“脱服”,请了两班对台灯影,一台是誉满华麓的时腔名家史长才,一台就是初出茅庐的“新兴堂”老腔张全生。当时,他的父亲还为他捏着一把汗,担心他丢了张家的脸。那晚张全生挂牌《金鸡岭》,一开腔就震住了观众,不到半个时辰,就把史班主台下的观众拉得所剩无几。从此,张全生声名大震。

1949年,他成立了新生社,自任社长,开始闯荡江湖,唱红了二华潼、晋西南和河南灵宝等地。年逾八十时,不知老之将至,还忙着整理老腔资料、录音灌片。他说:“祖传的东西,决不能丢。老腔戏这杆旗,在咱家决不能倒。” (待 续)(文/李高田)

 

 


上一条信息:叶剑英力荐习仲勋
下一条信息:漫话春联
合作伙伴
人民网 新华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雅虎 搜狐 网易 新浪 腾讯 搜狗 谷歌搜索
百度搜索 咸阳网站建设
主管:陕西省老龄工作委员会    主办:陕西老年报社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41    邮发代号:51-42
版权所有 © 2008-2017  陕西老年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七路380号    邮政编码:710006    邮箱:slnb@sina.com    电话:029-87214923    ICP备案号:陕ICP备08100320号
咸阳网站建设咸阳网络公司八五互联八百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