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现在您还没有登录本网站,您可以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
联系我们    |    收藏网站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老龄工作 新闻资讯 老年生活 在线阅读 走进报社 联系我们 会员平台
报刊文章
时事要闻
老龄视窗
新闻广角
养生保健
医疗指南
生活服务
百味人生
文史风物
孝动三秦
健康大视野
老年课堂
乐游天下
桑榆晚晴
文摘
维权
军事
艺术长廊
乱弹
美文
秘闻
文史风物
春来绿树满皇都
时间:2018/5/17 阅读:753

唐朝那阵子,长安城的绿化已经蛮不错的了。

当东风将灞桥桥亭的垂柳枝条染作鹅黄色的时候,这座皇城便有了春的消息。很快地,街头巷尾、名胜园林便有了新绿。九街十二衢的里坊,春风习习,绿明亮目。而高大壮实、枝繁叶茂的国槐,遍布城阙,将帝都装点得愈加庄穆,更富气象。国槐的青绿,几乎成了这座古老都城的主色调。

唐人钟爱国槐,由来已久。而帝都长安差不多就是国槐这一古老树种的故乡。西汉时,植槐之风,首先传入宫廷,此后在长安城次第传开。《西京杂记》载,汉武帝在上林苑植槐“六百四十株,守宫槐十株”。汉长安城的“槐市”,也植有槐树数百行。“长安九逵(街道)上,青槐荫道植”,即是对汉长安槐荫街景的生动描述。

唐代长安城植槐之风最盛。大街两旁,植槐甚多。自宫城南门之承天门至南城之朱雀门,尤其是人们通常说的天门街两侧,基本种的都是槐树。《中朝故事》亦载:“天街两畔多槐,俗号为槐衙”。当时还出现了“槐陌、槐街”等名称。“槐陌”是指两旁植有槐树的街道;“槐街”也是指天街。当时长安城内著名的十二街两侧都植有槐树。王维“俯十二兮通衢,绿槐参差兮车马”,白居易“下视十二街,绿树间红尘”等诗句,即可见十二街所植槐树之盛景秀貌。

从唐诗中也可见当时长安植槐风的浓郁。如郑谷“孤吟马迹抛槐陌,远梦渔竿掷笔乡”,称颂槐陌;岑参“青槐夹驰道,宫观何玲珑”,称颂街槐;王维“槐色阴清昼,杨花惹暮春”,描写“槐色”就是指行道两侧种植的槐树;韩愈“绿槐十二街,涣散驰轮蹄”,称颂十二街之槐;李峤“暮律移寒火,春宫长旧栽;叶生驰道侧,花落凤庭隈”,描述了宫廷、街道、庭院之槐;罗邺“行宫门外陌铜驼,两畔分栽此最多”,是写皇家行宫植槐;李涛“落日长安道,秋槐满地花”,称道长安街道两侧之槐。这些咏槐诗作,都生动地描述了唐代长安青槐成行、绿荫蔽日的景致。

唐代长安人不仅广植青槐,而且流行用槐叶制作美食“槐叶冷淘”。《唐六典》载:“太官令夏供槐叶冷淘。凡朝会燕飨,九品以上并供其膳食。”杜甫有《槐叶冷淘》诗,单道个中食趣:“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新面来近市,汁滓宛相俱。入鼎资过熟,加餐愁欲无;碧鲜俱照筋,香饭兼包芦。经齿冷于雪,劝人投此珠……万里露寒殿,开冰清玉壶。君王纳凉晚,此味亦时须。”由此可知,“槐叶冷淘”此物,在唐代就是下至庶民百姓上至帝王将相品食的风味小吃。其制作方法,就是采青槐树嫩叶捣汁后掺入面粉调和,切成丝、条状,煮熟后放入凉开水中浸漂,其色鲜碧,调以佐料即可食用。这一吃食,大抵有消暑祛热之效。

唐人何以如此钟爱青槐,这是因了青槐的文化象征意义。

槐树在古代是三公宰辅之位的象征。史载,西周宫廷外种有三棵槐树,三公朝天子时,面向三槐而立。后人便以三槐喻三公。三公是指太师、太傅、太保,是周代三种最高官职的合称。从此槐便成了官职的代名词。如古代汉语中的“槐鼎”,比喻三公或三公之位,亦泛指执政大臣;“槐位”,亦指三公之位;“槐卿”,指三公九卿;“槐兖”,亦喻指三公;“槐宸”,指皇帝的宫殿;“槐掖”,指宫廷;“槐望”,指有声誉的公卿;“槐绶”,指三公的印绶;“槐岳”,喻指朝廷高官。此外,“槐府”,指三公的官署或宅第。

另外,槐树在古代亦被视为科第吉兆的象征。自唐代开始,科举考试关乎读书士子的功名利禄、荣华富贵,能借此阶梯而上,博得三公之位,是他们的最高理想。因此,常以槐指代科考。考试的年头称“槐秋”,举子赴考称“踏槐”,考试的月份称“槐黄”。唐李淖《秦中岁时记》载:“进士下第,当年七月复献新文,求拔解,曰:‘槐花黄,举子忙’。”古代还流传有许多槐树为科第吉兆的传说故事,这里不再赘述。

受古都长安遗风的影响,古时关中各府县村村种槐,家家庭院屋前槐荫覆罩。直至“文革”前,不少村子上百年古槐比比皆是。大抵体现了青槐兆高中的农家子弟的理想与追求。

唐时的长安城除广种青槐外,亦广植柳树。柳树的妩媚多姿,深受唐长安人喜爱。唐时不光曲江一带名胜园林杨柳大显其美,而且九街十二衢道路两旁也可以欣赏到柳树的倩姿丽影。在唐诗人吟咏帝都长安的诗歌中,随时可见咏柳的佳作。如白居易“青青一树伤心色,曾入几人离恨中。为近都门多送别,长条折尽减春风。”抒写青门之柳。(青门本汉代长安东城自北向南数第三门,这里实指唐长安东城的春明门。此门是唐长安人折杨柳、向东去之人道别的地方。)陈光的“九陌云初霁,皇衢柳已新”,抒写天街之柳。杜牧的“绿荫未覆长堤水,金穗先迎上苑春”,抒写园林之柳。韩琮的“折柳歌中得翠条,远移金殿种青霄”,抒写宫廷之柳。李商隐的“娉婷小苑中,婀娜曲池东,朝佩皆垂地,仙衣尽带风”,抒写曲江之柳。裴说的“高拂危楼低拂尘,灞桥攀折一何频”,抒写灞河之柳。姚系的“袅袅柳杨枝,当轩杂佩垂”,抒写庭院之柳。可以这样说,唐时长安凡是游乐歌舞处,必有杨柳婀娜的美姿。

在我国古典诗词中,“杨柳”是一个情思缠绵的常见意象,“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即是此意。柳又有“留”的读音,后来便成了象征离别的意象。古人亦有折柳送别的习俗,所谓“载酒送春别,折柳系离情”。这一习俗到唐代尤盛。当时长安人多到灞桥折柳送别。据《三辅黄图》载:“灞桥在长安东,跨水作桥,汉人送客到此桥,折柳赠别。”这是折柳与赠别有密切联系的最早记载。千百年来,唐长安人折柳惜别之风渐次淡化,至今已完全消失。但唐人咏柳的这些优美诗歌和柳树的阴柔之美,却恒久地愉悦和滋润着当代西安人的身心,以至今之西安,到处杨柳依依,恍若盛唐。

我国古代历朝都有种树的风习,唐代尤其如此。《隋书·高颎传》载:“颎每坐朝堂北槐树下以听事。其树不依行列,有司将伐之,上特命勿去,以示后人其见重如此。”隋文帝不准砍伐,足见隋人植槐护槐的态度。而且高颎在街衢亦植了不少槐树。无独有偶,《朝野佥载》记载,开元二年六月大风时,城中街树吹倒十之七八,隋高颎所植的百年青槐,已是扶疏老干,多被折伤。有司即行扶救,或另行补栽,不使损伤或缺失。足见唐人护树之殷切。《旧唐书》记载:唐德宗时,有一个名叫吴凑的京兆尹,当时官街槐树缺少了一些,所司就打算用榆树补缺,吴凑知道后就说:“楡非九衢之玩”,即榆树根本配不上九衢大街的气势。立即下令让换栽槐树。“及槐成,而凑已亡。行人指树怀之。”可见,唐人对种植培护街树的人,亦十分怀念敬重。《唐国史补》亦载:“贞元中,度支欲砍取两京道中槐树造车,更栽小树。先符牒渭南(今西安市东)县尉张造,造批其牒曰:‘近奉文牒,令伐官槐。若欲造车,岂无良木。恭惟此树,其来久远,东西列植,南北成行,辉映秦中,光临关外。不惟用资行者,抑亦曾荫学徒,拔本塞源,虽有一时之利,深根固蒂,须存百代之规。况神尧入关,先驻此树;玄宗幸岳,见立丰碑。山川宛然,原野未改。且召伯所憩,尚自保全;先皇旧游,宁宜剪伐?思人爱树,诗有运斧操斤,情所未忍。’付司具状牒上度支使,仍具奏闻,遂罢造,寻入台。”由于张造的据理力争,使得砍伐驿道槐树之事作罢,因而驿道之槐得以保全。今西安城区尚留唐槐数十株,成为唐代长安绿化之见证,也成为西安古文化遗产的一道景观。

时值植树节,遥想昔年盛唐长安绿化之功,感慨系之,于是草了这篇文章,并赋小诗一首以作结:

八水润长安,九衢春映明。

燕认曲江树,花发兴庆宫。

柳染天街醉,槐色壮帝京。

至今思盛世,犹忆绿化风。


(文/李高田)



上一条信息:中国古代十大巾帼英雄
下一条信息:没有下一条信息了
合作伙伴
人民网 新华网 央视网 凤凰网 雅虎 搜狐 网易 新浪 腾讯 搜狗 谷歌搜索
百度搜索 咸阳网站建设
主管:陕西省老龄工作委员会    主办:陕西老年报社    国内统一刊号:CN61-0041    邮发代号:51-42
版权所有 © 2008-2017  陕西老年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七路380号    邮政编码:710006    邮箱:slnb@sina.com    电话:029-87214923    ICP备案号:陕ICP备08100320号
咸阳网站建设咸阳网络公司八五互联八百号影院